Download...

萍姥姥離開了,卻留下了兩個女人。


閑羽有這種力量,以前很多關於他的未知的疑問,似乎都能解釋得通了。

「兩位,你們留下來是還有什麼事嗎?」

凝光這個心思深沉,舉止優雅的人,不停地打量著這個地方。

「閑羽,出身於一個普通的大戶人家,本是一位平平無奇的普通人,現在卻一躍成為媲美魔神的存在。」

「你的經歷……比我所知道的那些故事中的人物還傳奇……」

「不過關於你的事,我們現在都已知曉了,以後還希望你能多多注視着璃月這片土地。」

有些訝然,閑羽本以為她們要問別的事,比如奧賽爾的事,星隕山的事,以及遁玉陵那邊的情況。

沒想到只是這麼簡簡單單的話。

微微一笑:「這是當然,我也是璃月的人,本就生活在這片土地上,對它的愛,並不少。」

聽到閑羽這麼說,刻晴與凝光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輕輕的躍下山巔,消失在群山之中。

轉過身。

「很厲害啊,這兩人。」

隨後就搖搖頭,坐下。

赤炎魔神那邊的事還沒結束呢,還不是管刻晴和凝光她們的想法。

……

山間小道,兩個絕色佳人並肩而行。

「我敢斷定,璃月這段時間的各種大事都與閑羽有關,只是為何他要隱藏自己,是我一直以來都想不通的。」

凝光邁著輕盈的步子,神情平淡,看不出是何想法。

「他的事,我們不用去管了,以前的事就讓它過去吧,無論如何,現在的他……可是能和仙人們平等對話的存在。」

「連仙人們都沒有去追查,我們也不要多管了,他隱藏自身,可能是有別的原因也說不定。」

7017k 【我多想回應,他人的深情。】

「你們站在傳送點別動,最好不要亂動哦~要不然魔法波動太過強烈,可是會很嚇人的哦~」

一位魔法站台的服務員習慣性的督促著站成一排卻鬧哄哄的小孩子們乖一點。

畢竟,對於魔法傳送系統來說,小孩子在傳送過程中做出什麼舉動都不意外。

但是那樣太危險了,傳送魔法不是兒戲,傳送的本質是將人類的血肉之軀和精神意識同時傳送到另外一個地點,僅僅是一個微小的誤差也會對人體造成巨大的傷害。

雖然有保護的屏障,但是保不齊有哪個小兔崽子手賤不聽話,造成了重大的傳送世故。

傑克和艾瑞卡站在了隊伍的中段,有太多需要傳送到公國各個地區上學的小孩子了,大家哄鬧成一團,在出龍大會的時候,所有同齡的小孩子都基本上認識了。

在出龍大會出了風頭的傑克被很多孩子們揮揮手打招呼,親切的喊傑克的名字。

甚至還會有小女孩被父母帶著鮮花來送給他,還有的小女孩們猝不及防的往他臉上嘬了一口——她們或許不知道吻一個人代表著什麼,但是這個男孩就是擁有這份吻的權力。

一個現在要去芙蘭讀書的男孩子,前途無量。

一個擁有著不屈不撓精神的男孩子,會讓人由衷的敬佩,儘管年紀還小,但是,好像大家都預見了,他一定能夠有所作為,何況他的目標已經明確。

去做天下第一劍士吧。

這份年輕的活力和鼓動人心的魄力,少有大人都是難以想象和做到,更不用說是一個六歲出頭的小孩子了。

在出龍大會認識的大家揮手告別,儘管去了別的城市,只要是遇見了,也總是能夠快樂聊天,一起在出龍大會上對抗和拼搏,雖然殘忍,雖然勝負已分,但是總有那麼一種奇妙的感覺會讓人懷念。

傑克很不好意思的撓撓頭,在艾瑞卡和伊蓮的注視下,將所有的花束捧在懷裡。

他們幾乎不用帶什麼生活用品去芙蘭,所以行李很小,小孩子的背包就足夠了。

在很多溫緹郡人的眼裡,能夠和預定了第一名的特亞圖斯二少爺打個不分上下已經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

雖然惜敗,但是在現場的觀眾都起立為傑克加油的時候,跪倒在地上的傑克撐著劍也要站起來,或許,在人們的心裡,已經勝利了吧。

特亞圖斯家族的二少爺是不會出現在公共場合的,就像科里奇家族的寶貝兒子不會出現在這裡一樣。

這本來已經知道的事情,讓收到了鮮花的傑克不免有些失落,但是,這個小子,可不是那種會輕易喪氣的人,只要艾瑞卡一讓他將鮮花捧好,他便能夠抖擻精神,將別人的「好意和讚美」保護好。

艾瑞卡告訴傑克。

這是充滿善意者美好的祝福與期望,回應他人美好的祝福與期望,是極為重要的,絕不可以懈怠。

還有一件事情,那便是各種各樣叼著入學通知書到達准學生家裡的「千奇百怪」的「動物們」擁有一個專屬的傳送門通道,那裡擠滿了淘氣的小孩子。

什麼豬牛馬羊,什麼虎獅犬豹,再有什麼飛鳥和魚,都擠在一條過道里,跑躍飛翔,形成了溫緹郡一道極為獨特的風景線。

傑克也有些看的呆了,險些沒有跟上傳送行進的隊伍。

「祝你好運……傑克閣下……」

一個守衛的士兵向傑克伸手示意。

「嗯!」傑克也伸手示意,做出了同樣的動作。

「祝你好運!傑克閣下!」

在傳送點販賣糕點的女僕對著傑克微笑。

「嗯!你也是!」

「祝你好運!傑克閣下!」

有一隻常年在溫緹郡流浪的精靈向傑克揮手。

傑克點頭,很認真的回答了精靈。

「你也是,祝你好運!」

傑克幾乎是一個一個的回應著他們的祝福,他毫不吝嗇自己的善意,自然而然的,對與他人擁有著一份獨特的好意。

「看啊……姐姐!就是他!」龍旭帝興奮的站在傳送樓的上層隔間,以激烈的情緒指著傑克繼續說道:「就是他!他是!那個和霍爾打個不相上下的少年!他要去芙蘭了!」

「他輸了,龍旭帝,你應該想一想,你到底想要師從那個傳說劍士了,等他們反悔了,你可就沒得選了。」皇女伊麗莎白喝著一杯茶水,看了閣樓下的傑克一眼,又閉上了眼睛。

他們都穿著常服,但除了沒有那麼臃腫以外,很難看出他們是普通人。

尊貴的衣服和尊貴的身份,讓他們只能待在猶如半空中的閣樓。

龍鬚公一言不發,也只閉目喝茶。

「啊……所以說,這個小子!讓我明白了一點!就算是不跟著傳說劍士學習,也可以擁有一身本領!不是嗎?」

龍旭帝往後一仰,也低頭快速的喝了一口茶水。

「啊~他可是!堂堂正正的將學了特亞圖斯家族秘法的霍爾打了個七葷八素,要不是霍爾還有後手的絕技,他絕對不會輸的!他只是!沒有準備好!」

「你別看到和你同齡的小孩子這麼厲害就覺得自己也可以這麼厲害,那是一種愚蠢的行為。」

姐姐——皇女極不客氣的哼了一聲,看著龍旭帝興奮的樣子,她眼裡的看著,又厲聲說道:「學習永遠在於勤奮,無論是學識還是戰鬥,都應該不斷的學習,獲得長久的發展,不然只會不進則退!你要是自己決定不好,我便幫你決定!跟哪個劍士學習,都不要有什麼抱怨。」

「要是他們有一個人從我這裡打你的小報告,你都得等著挨批評吧。」

他們說話也極有普通人的氣質,大可沒有皇家的架勢。

又或者是這裡沒有外人,他們的敬語都說的很少。

「所以,在你看來!他真的不怎麼樣嗎?我可不這麼認為!他一定是天資聰慧!也願意吃苦的!」

龍旭帝看著傑克,兩眼放光。

「他,一定能夠成大器!我相信!我!不!你!你一定要好好向鄧布利多·斯內普校長說,好好的安排他的學習!」

「對於公國的人才自然不需要你來細說,我們現在討論的是你!」

皇女很生氣,後果很嚴重。

「我!要去!和他!一起學習!我必須!這麼做!」

龍旭帝神采飛揚,看著傑克,眼中的光,又閃又亮!。獸潮是有組織性的,並不是只知道一味的進攻。

在一個深夜的冬夜,一群海妖獸,終於是接近了血神島。

血神島大部分的宗師都分散出去,前往阻擋妖獸了。

目前出現的亞聖級別的妖獸,就只有兩隻,一直是海妖獸的怒海章魚,另外一隻就是十萬大山的妖獸黑紋邪虎。

怒海章魚出現在

《我的魔教聖女大人》第六十章亞聖妖獸?食物而已! 林天霄沒有著急出乾戒,因為他發現隨著乾戒世界的靈力的改變,葉問心有了蘇醒的跡象,所以他在邊上守著。

乾戒裡面的世界現在是方圓兩百里,也是就是和外面的時間比是二十比一。在乾戒裡面待二十天,外面也只不過才過去一天,而且孫天猿他們現在都在瘋狂的吸收靈力突破,不是一時半會能夠完成的,所以林天霄壓根不用擔心時間的問題。

七天以後葉問心長而翹的睫毛顫動起來,隨即睜開了雙眼,那是一雙美的讓人窒息的藍色眼眸,無比的清澈。

葉問心睜開眼睛的第一瞬間就是看見一雙眼睛好奇的看著自己,由於距離太近,她壓根不知道對方是誰,出於本能的第一反應就是給對方一掌。

不過她剛剛伸出玉手,就是被一隻巨大的手掌給握住了,此時林天霄的腦袋也是退後了許多,「你醒了。」

葉問心也是看清了林天霄的臉蛋,臉上瞬間有絲俏紅,都能掐出水來,睫毛眨了眨,有些羞赧,低若蚊吟:「天霄哥哥!」

嗯?

林天霄微微一愣:好像和自己預想的場面有些不一樣啊。

於是連忙問道:「你沒事吧,有沒有什麼不舒服的地方?」

此時林天霄已經拿著葉問心坐了起來,拉著她的玉手,認真的幫她檢查情況。葉問心低著頭,沒有掙脫魔抓的意思,輕聲說道:「我感覺挺好的,只是感覺似乎有些東西忘記了。」

額?不會是失憶了吧,不對,她認得我,那說明可能是選擇性失憶?也就是創傷后應激障礙?

林天霄沒有讓葉問心去回憶什麼,只要她能醒過來,什麼都無所謂,更何況她至少還記得自己,而且也不抵觸自己,這就足夠了。

林天霄檢查了一下,見她一切如常,身體好的很,「沒事,人沒事就好。」

葉問心點了點頭,悄悄感應了一下四周,弱弱地問向了林天霄,「天霄哥哥,我們這是在哪裡?」

林天霄連忙解釋道:「哦,我們現在修真界的一個叫做墜落之城的秘境之中,你現在待得地方是我的一枚戒指,除了我,只有你一個人。」

一個人?天霄哥哥這是金屋藏嬌?

葉問心心中小鹿砰砰跳。

這時候狼噬冥不知道從哪裡探出了腦袋,一臉不滿的瞪著林天霄:小子,把話說清楚一點,本座不是人嗎?

林天霄反問道:你是人嗎?

我……狼噬冥不說話了。

「這個小狗好可愛啊,竟然沒有尾巴。」

葉問心顯然也是看見了狼噬冥,低聲說道。

噗!

林天霄偷偷捂著嘴:我沒有笑!

狼噬冥一臉的生無可戀:我想回鎖魂塔。

「天霄哥哥,我可以摸摸嗎?」

葉問心一臉俏紅地偷偷抬頭看了一眼林天霄,這死不要臉了的傢伙一直牽著她的柔夷,沒有放開的意思。

「可以啊。」

林天霄單手一招,直接把想溜走的狼噬冥抓了回來。

葉問心伸了伸手,又縮了回去,「它會不會咬人啊?」

狼噬冥立刻齜牙咧嘴:「會,我超凶的。」

「呀,他還會說話,他是狗妖?」葉問心好像發現了新大陸一般。

林天霄點了點頭,一本正經地說道:「對,他是狗妖,一隻會說話的狗妖。」

狼噬冥實在聽不下去了:「你全家才是狗妖。」

葉問心手指象徵性地碰了碰狼噬冥的腦袋,就是失去了興趣,畢竟這是一隻公狗,要是母狗的話,倒是可以抱抱。

隨後林天霄帶著葉問心在乾戒裡面轉了一圈,帶她認識了林小白,林小綠,還有脈靈小蛇。

就在這時頭頂轟隆隆的聚集了紫雷。

葉問心和林天霄都是一陣好奇地看向了天空,林天霄看著已經到達玄君巔峰的葉問心若有所思。

單手一揮:「散!」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