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終於熬到散場,幾人有序退場時,不少人認出了趙青霆還熱絡地問他今晚燒烤攤還擺不擺。


惹得趙青霆不好意思地搖頭:「明天擺。」

本來還想看完演出去吃燒烤的,誰知老闆卻說今晚不擺,眾人多少有些失望。

不過燒烤攤平時的白天不擺攤的,而明天竟然要擺攤,眾人又莫名有些高興了。

「行啊那我們明天再來光顧!」

「你的燒烤實在是太好吃了,我從沒吃過這麼好吃的宵夜,等博覽會結束回了家我一定會很孤獨的。」

。 「第四位:雲雅蘭……」

「第五位:孟斂眉……」

「第六位……」

「第七位……」

「第八位:燕檸……」

奚淺覺得孟斂眉有點熟悉,卻想不起來在哪裏見過。

轉首時,剛好對上孟斂眉快要噴火的眼神。

「……」

好嘛!原來是她!

不過,孟斂眉的煉丹天賦還不錯,沒用異火,都能和有地異火的人平分秋色。

「第一輪比賽結果:第一名:……明奚淺,積分十分,第二名:林蔚,積分九分,第三名:丹姝禾,積分八點五分,第四名:雲雅蘭,積分八分……」念到奚淺的名字時,嚴真君停頓了一下。

「卧了個大艹,沒用異火居然拿了第一名……」

「牛逼了妹子……」

「十分是滿分吧?」

「那是當然……」一些看不慣丹姝禾的開始冷嘲熱諷。

但也不敢明著說……

「簡直了,太為我們沒有異火的同胞爭臉了……」

「我決定了,我的偶像換人了……」

好厲害的決定哦!

「不可能!她沒用異火,怎麼可能……」丹姝禾沒有吃過虧,瞪着奚淺站起來。

「卧槽,果然無恥……」

「就是,她師父是會長,難不成還會作假?」有人鄙夷。

聽到這樣的議論,又看到不服氣的丹姝禾,會長臉色黑沉黑沉的。

「把你的手收回去!」奚淺冷冷的說道。

盯着那隻手的目光極冷,仿若帶着實質性的殺氣。

丹姝禾臉色微變!

「姝兒!」會長警告的看了她一眼。

「師父……」

看到師父不贊同的目光,丹姝禾不甘的收回了手。

「第二輪:煉製七品中級的地魄丹,規則同上……」嚴真君吸了口氣,目光隱晦的打量著奚淺。

「七品中級?」

「一下子提高了這麼多?」

不說觀眾訝異,參賽的弟子更加訝異。

第一輪刷下去了一半多的人。

奚淺的位置又向前挪了幾排。

現在煉丹的人數只有不到五十人。

看到別人都開始煉丹后。

奚淺沉吟了一下,手指一響,「琉璃聖火」出現在指尖,歡快的跳躍。

旁邊用地火的弟子發現自己的火焰畏畏縮縮的,突然變小。

轉頭一看。

艹!

圍觀群眾:「……」艹!

剛才說為他們沒有異火的同胞爭光的修士一臉懵逼。

會長的臉色直接黑成墨水!

「果然不是一個世界的人!」月渲染自嘲一笑。

心被擰著疼!

但云逐和燕穆此刻顧不上安慰他,目瞪口呆的看着那個出塵絕色的女子。

慢慢的,兩人互相看到彼此嘴角的苦笑。

是啊,不是一個世界的人!

……

「……第一名:明奚淺,積分十分,第二名:丹姝禾,積分九點五分,第三名:林蔚,積分九分……」

聽到結果后,奚淺挑了一下眉!

還真是……無恥呢!

她看了林蔚一眼,果然看到他眼裏閃過的寒冰。

「嗤……」包廂里,玉晚煙嗤笑,鄙夷的看着會長和丹姝禾。

無恥!

鳳玉傾臉色也不是很好,只是看到他們沒算計到淺淺身上,心裏鬆了口氣。

隱晦的看了不遠處坐着的風華絕代的男子。

封瑾修:「……」

「第三輪,也就是最後一輪……」

。。 梁禹霖看著她這模樣,不但沒有生氣,心裡還生出了絲異樣的感覺。

這女人怎麼那麼逗。

不願意做妾,連正妃也不想做,居然還敢打他。

想到她剛才的懷疑,他原本剛勾著的唇角又放下去。

無奈的開口道:「我沒有隱疾,我很正常。」

「以前沒有娶妻是因為沒有遇到合適的女人。」

「我不喜歡後院亂糟糟的,所以也沒有其他女人。」

從小看到父皇那麼對待正妻的母后,整天除了寵愛貴妃,就是和其他的嬪妃周旋,他就很反感。

也因此一直都有些抵觸身邊有一堆女人。

蕭母聽到他的解釋,並沒有多高興,「你有沒有其他女人,和我沒關係。」

「剛才的事,你不要再提了。」

「我救你和幫你,不過是正巧遇到了,根本就沒想過要做什麼王妃。」

然後又瞪了瞪他,「我警告你,出去之後,你可不要敗壞我的名聲,否則你就是恩將仇報。」

本來想說「我就打爆你的狗頭」,可一想到這是王爺,而不是蕭元石那樣的狗男人,她就將這話咽下去了。

梁禹霖看著她的模樣覺得好玩,「那昨晚我!」

他還沒說完,蕭母立即伸手捂住他的嘴,「沒有昨晚,昨晚什麼都沒有發生。」

然後發現自己的舉動過了,她又立即放開手,退後了兩步。

都是這個腦子不好使的王爺,把她嚇到了。

梁禹霖哭笑不得,「你就這麼不想當我的王妃?」

蕭母搖頭,「我和你都不熟,而且我還是一個和離過的村婦,哪裡當得了你的王妃,你別提了。」

梁禹霖道:「我不嫌棄你和離過,也不在意你的身份。」

要在意身份,京城裡的未婚世家女子,他還是能隨意挑的。

母后和皇兄就曾將那些名門貴女的畫像,全都塞給他,讓他去挑選一個。

不過他一張畫像都沒有看,讓人拿去燒了,留著對人家姑娘的名聲不好。

蕭母:「……」這人怎麼那麼無賴。

她無語的道:「我真對當你的王妃沒興趣,你要是再提下去,我就走了,你在這裡自生自滅吧。」

梁禹霖看得出來,她是真的對自己王妃的位置沒興趣。

這真有點出乎他的預料。

他想了想點頭,「行,那我不提了。」

看她的樣子,像是被他提出來的話嚇到了。

所以他暫時就不提了,但心裡卻決定了要對她負責。

不可否定,他現在對她真的有了點說不出來的異樣感覺。

娶她當王妃的話,以後的生活應該不會無聊。

蕭母聽到他同意,鬆了口氣,「那昨晚的事,你現在也已經忘記了。」

她又強調:「反正我已經忘記了。」

梁禹霖看她的模樣想笑,卻點頭同意,「好,我已經忘記了。」

看來想要將她娶進門還不容易。

不過也好,他們現在並不是多熟,他以後找機會和她多相處下。

蕭母這才露出個笑容,「這還差不多。」

接著又有些不好意思的問:「剛才沒把你打疼了吧?」

實在是他剛才那麼不要臉,讓她沒忍住動手。

梁禹霖再次哭笑不得,「還好,不算疼。」

她是拍打自己沒有受傷的肩膀,用力也不是很重,所以真不算多疼。

蕭母這才放下心來,真怕將他打壞了,一會又得背著他下山。

她提議,「那咱們走吧。」

梁禹霖點頭,「好!」

走出山洞,梁禹霖像是全身發軟,一個踉蹌差點摔倒。

蕭母見狀,只能認命的走上去,扶著他走。

她扶著他認真的看著前面走,所以沒有發現梁禹霖眼中露出的得逞笑意。

兩人走出去一段路,原本看上去有精無力的梁禹霖眼中露出絲警惕。

將蕭母之前給他的匕首拿出來,並本能的伸手將她推到了他自己的身後,做出一副保護的姿勢。

這樣突如其來的舉動讓蕭母很是莫名。

她低聲問:「怎麼了?」

梁禹霖防備的看著前方,「有人來了,還不是一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