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哼,你就是仗着修為比我高,所以才敢在我面前囂張,有本事,與我同境界一戰?」百里瑾依舊不甘心,想要扳回顏面。


「嘰嘰喳喳個沒完,也罷,今日,我就給你上一課,讓你看看,什麼才叫不自量力。」

說話間,蘇御渾身一抖,立即將自己的修為,壓制到了與百里瑾一樣的地步。

他單手背負,淡淡的道;「來吧,我讓你一隻手,你要是能擋得住我三招,算你贏。」

「你,欺人太甚啊。」百里瑾氣的郊區發抖,雙目怒視。

她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被人如此藐視。

不可原諒啊。

而此刻,那些考核的人,也都陸陸續續通過了,來到了這裏,正好看到了這一幕,無不吃驚。

「蘇公子竟然壓制了修為,要單手與百里瑾一戰嗎?」

「嘶,三招內單手同境界擊敗百里瑾,蘇公子不愧是我們都成郡的新一代戰神啊,就是這麼自信,這麼有底氣啊。」

「要是真的三招內,單手擊敗了同境界的百里瑾,蘇公子以後就是我的男神了。」

周圍一片嘩然。

而他們的驚嘆聲,傳進了百里瑾的耳里,就跟一柄柄刀,狠狠的插在了她的心頭,讓她恨欲狂。

「啊,蘇御,不用三招,我一招敗你。」

。。「小兄弟看上去不是本地人吧?看著有點面生」。

開車的司機看了眼後車鏡,他的年紀看上去三十許歲的模樣,身材魁梧,小臂上面的肌肉泛著棕褐色,充滿力感。

「外地來的」。

林澤換了個舒服的姿勢坐下。

……

《我的四個女神室友》第三百三十三章一個穿著長裙的女人 這一刻。

楚帝眼前出現一道信息。

人物:君逍遙。

來自:五維世界。

勢力:神獸宗。

身份:神獸宗神子,少宗主。

境界:封神境二重。

神通:萬獸囚籠,神獸領域,獸之力。

神兵:獸神大棒。

御獸:九頭天狼,飛天騰蛇。

系統評價:此人身份背景強大,且勢力霸道詭譎,宿主謹慎對待。

看着眼前的信息,楚帝臉色微微一變,沒想到地宮中遇到的黑影,竟是神獸宗少宗主,此人比他們先一步進入地宮。

楚帝心下暗想,先前發出的爆炸聲和獸吼聲,難道就是因為他。

如此說來,之所以地宮會出現,是他使用手段打開的。

念及此。

他淡笑一聲,真的和神獸宗很有緣,剛剛和冷滅生的大戰結束,在這裏又遇到君逍遙。

待在五維世界不好?他來地宮難道也是為了血神石。

楚帝昂首向前看去,目光落在君逍遙身上,發現他正注視着高台中央的血神石碎片。

大家目標一致,難免少不了一場惡戰。

這時。

君逍遙身影一閃,飄落在高台之上,雙目睥睨,倨傲道:「這裏的一切都屬於我,爾等弱如螻蟻,有何資格與我爭奪,留下身上一切,饒你們一命。」

霸道無匹的聲音落下,彷彿他就是這裏主宰。

一念之間,可以掌控所有人的生死。

孤雲天臉色一變,看着君逍遙,「想要我們身上一切,那要看你有沒有那個本事。」

「帶一隻九頭天狼,就以為自己無敵了?」

君逍遙淡然一笑,微微抬手一揮,空間破碎,無形中一股力量飛出,孤雲天眸子一縮,揮拳迎了上去,身影接連向後退去。

這一飛,足足飛刀數百米之外,撞擊在地宮牆壁上,背後牆壁出現龜裂的痕迹,宛若蜘蛛網狀。

孤雲天乍然昂首,目光落在君逍遙身上,心下駭然無比,沒想到對方隨手一擊,竟讓他受了不小的傷。

見狀。

段如風,韓玄身影一閃,連忙來到孤雲天身邊,兩人異口同聲道:「少閣主……….」

孤雲天微微抬手,沉聲道:「不礙事。」

楚帝帶着眾人來到孤雲天身邊,抬手超級生命之水出現在他面前,「孤兄,先服下,此人的實力非常強大,且不可大意啊。」

孤雲天點點頭,「楚兄,我們估計攤上事兒了,這一人一獸不好對付,我們想要全身而退,太難了。」

楚帝道:「孤兄,我們聯手一戰,未必會敗,他前來此地應該是為了血神石殘片,不至於和我們拚命。」

孤雲天點點,「那就一戰。」

他身為仙靈閣少主,以前遇到的人,強於他的不多,此番卻接連遇到強者,讓他知道了自己的差距和不足。

在他看來和君逍遙一戰,就算是遭受重創,對他而言也是利大於弊的。

有些收穫必須從實戰中獲得,這個到底他很早就明白了。

這也是為什麼,他選擇出來歷練,每一場大戰都親力親為,不讓韓玄和段如風插手的原因。

接着。

他把超級生命之水送入口中,隨楚帝闊步前行,朝着君逍遙走了過去。

君逍遙看了眼楚帝,沉聲道:「沒想到你身上竟有生命之樹,這等至寶豈是你可以擁有的,馬上交出來吧。」

楚帝道:「你說交出來,就交出來,朕不要面子?」

君逍遙不屑一顧,「螻蟻一般,何來顏面?」

楚帝微眯眸色,雙目中凌厲的寒芒迸射,「在你眼中,任何人都是螻蟻,你以為自己是無敵存在?」

隨着聲音落下。

他運行帝魔九劫,身影騰空而起,朝着君逍遙進攻過去,「萬劍歸宗!」

嗡。

嗡。

劍鳴聲傳開,萬道劍光出現在楚帝背後,形成一片劍海,直指在君逍遙身上。

看到這一幕,君逍遙臉色微微一變,「有點意思,這套劍技不錯,可惜你實力太弱了點。」

在帝魔九劫的作用下,楚帝修為已經提升到半步封神,但與封神二重的君逍遙相比,差距實在是太大了。

萬劍歸宗在陰陽之氣和神火的加持下,威力的確非常的強大,可是依舊傷不到君逍遙。

之間。

他隨手一揮,滔天的氣浪迎上劍芒,所有劍光瞬間化為齏粉,氣浪衝擊在楚帝身上。

帝翼出現,阻擋着襲來的氣浪,楚帝把身影穩住在空中。

君逍遙看着眼前楚帝,目光變得愈發熾烈,眼中儘是貪婪之色,「真是不虛此行,遇到你,乃是上蒼的眷顧。」

「你身上的一切,都將屬於我。」

孤雲天身影出現在楚帝一側,背後斗靈之神出現,「看把你能的,都是你的,你咋不上天呢。」

君逍遙神情極其難看,怒聲道:「就憑你們兩個也想阻擋我?」

隨着聲音落下,九頭天狼仰天長吼一聲,猛地朝前撲了出氣,向楚帝和孤雲天滾石過去。

看到這一幕。

楚帝毫不猶豫把白虎和赤月釋放出來,既然赤月想要吞噬九頭天狼,為何不給他這次機會?

吼吼。

吼吼。

兩道獸吼聲傳開,赤月和白虎出現在九頭天狼面前,強大的神獸之威釋放,碾壓在九頭天狼身上。

這是一種血脈壓制,九頭天狼瞬間變得非常的狂躁,興奮,顯然它也看中赤月的血脈。

要是能吞噬赤月的血脈,它能成長到什麼程度,連它自己都不知道。

君逍遙得到九頭天狼的傳音,目光落在兩獸身上,「哈哈,神獸和天妖獸,即便是在五維世界,它們要是很少出現的,今天在這裏居然遇到兩隻,還都是未成年的。」

「它們必須屬於我,誰敢阻我,殺無赦。」

相比於楚帝身上的至寶,神獸白虎和赤月對君逍遙的誘惑力更大,他可是出身於神獸宗,要是有一隻神獸作為契約獸,那他的實力會提升到前所未有的程度。

超越他父親也不是沒有可能。

孤雲天看着君逍遙,「楚兄,這人怎麼如此喪心病狂,他好像看中你身上的一切,不會對你也感興趣吧。」

楚帝連忙道:「千萬別這麼說,龍陽之癖?好像很害怕的樣子。」

孤雲天道:「還是小心為上,我總覺得他要對你圖謀不軌。」

君逍遙:「…………」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什麼!你說阿天的娘在房裡藏了屍體!」

「她藏屍體是想做什麼?」

「那具屍體會是什麼人的?該不會就是阿天的爹吧!」

「我查看之後發現,那具屍體起碼已經死了六七年了,現在都已經成乾屍了,我哪能知道他生前是什麼人。

不過我發現那具屍體生前應該是被人下了慢性毒,但是他的死因卻不是中毒,而是背後的傷口。

看那傷口的樣子,應該是有人用利器從他身後進行偷襲。

他應該是在毫無防備的情況下,被暗算致死的。」

「能看出那個死者的具體年齡嗎?」薛幕問。

喬安:「死者生前的年齡應該在三十來歲左右,現在這麼多年過去,他的年紀應該已經過四十了。」

「年紀對得上,難道那具屍體真的是阿天的父親?」沈凌喃喃說道。

「假設那個屍體真是阿天的父親,可阿天的娘為什麼要把她老公的屍體藏在房間里呢?

整天和一具屍體待在一起,難道她就不害怕嗎?」

龐俊把自己代入阿天娘的角色,猛的打了個冷顫,直呼受不了。

每天和屍體生活在一起,這口味也太重了。

難怪阿天的娘看起來那麼奇怪了,整個人死氣沉沉的。

明明連五十都不到,卻活得像六十歲的老人。

現在想來,她八成是天天和屍體呆在一起,把自己搞到心理變態了。

「誰知道她是怎麼想的。」沈凌翻了個白眼。

「你說那具屍體生前中了慢性毒,這麼說來死者應該是長年累月的接觸毒物,這才導致中毒。

這種情況,要麼是他有不得不長年接觸毒物的理由,要麼就是有人給他下毒。

如果是有人給他下毒,那個下毒的人會不會就是阿天娘呢。」

薛幕手托下巴,做沉思狀。

「要是能知道那具屍體的身份就好了,我們現在都不知道那具屍體是不是阿天父親的。」

「想要知道那具屍體是不是阿天的父親到也簡單,我們只要把阿天父親的墳挖開看看不就知道了。」喬安說。

「阿天會同意嗎?」沈凌沒什麼把握的說。

「他同不同意,我們問過他之後不就清楚了。」喬安不以為意的說。

Leave a reply